原铁路局贪墨串案“第二季”开始审讯彩世界安
分类:政治人物

  面对如此巨大利益盘,官商关系杂糅其间,错综复杂。但每一个人均被两个字——利益——捆绑其中,难以自拔。而所谓“利益”,既包含了官场中一些人的仕途利益,又包含了官商皆图的经济利益。

摘要: 根据公开报道,张曙光、苏顺虎是继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案发后,最先落马的铁路官员。其后,一连串铁路系统官员相继列入纪检监察机构的“双规”名单 ...  自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等人贪腐案件结束后,该系统的贪腐串案进入了“第二季”。  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北京二中院”)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证实,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因涉嫌受贿4755万余元,近日由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  此外,上述人士亦证实,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因涉嫌受贿罪,今日上午将在北京二中院受审。起诉材料称,苏顺虎涉嫌受贿2400余万元。  据记者了解,两人在案发后,大部分受贿款物均已追缴。从司法材料上看,张曙光与苏顺虎二人受贿贪腐案件并无交集。  根据公开报道,张曙光、苏顺虎是继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案发后,最先落马的铁路官员。其后,一连串铁路系统官员相继列入纪检监察机构的“双规”名单: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局长林奋强、南昌铁路局原局长邵力平、昆明铁路局原局长闻清良、中铁集装箱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罗金宝、原铁道部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郭文强、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副局长马俊飞等。  记者获知,今年早些时候,林奋强、马俊飞及林奋强之兄林大亚等人涉嫌受贿罪一案,在河北省衡水市中级法院开庭。郭文强涉嫌受贿罪一案亦于河北省法院系统受审。  “高铁第一人”张曙光  在铁道部高铁“大跃进”中,刘志军与张曙光被公认为是领军人物。张曙光曾在中国高铁技术引进谈判中,担任首席谈判代表,有“高铁第一人”之称。张曙光的升迁路径与刘志军密不可分。随着刘志军的落马,张曙光从仕途巅峰跌落。  据媒体公开报道,张曙光曾受到过铁道部纪检部门的检查,并因此被降职,出任沈阳铁路局局长助理,远离实权中心。  刘志军出任铁道部部长后,张曙光得到重用。在被任命为北京铁路局副局长后,张曙光先后出任京津城际客运专线筹备组组长、高速铁路公司筹备组副组长、铁道部运输局装备部副主任、运输局副局长,直至铁道部运输局局长。  张曙光的落马也被普遍解读为铁路系统贪腐串案中最重要的一例。根据检方的起诉材料看,张曙光被指控收受贿赂多达13起,时间跨度11年,共计人民币4755万元。在13笔贿赂中,有7笔与列车配件采购直接相关,3笔与招投标有关。  在刘志军以及一系列铁道部官员落马后,媒体曝光了高铁零部件的天价采购,令人瞠目。  然而支付天价的是入不敷出、债台高筑的铁道部。在张曙光的起诉材料中,这些昂贵配件的供应商与铁道部贪官之间的关系勾勒出清晰的权钱交易图景。  据公诉材料,张曙光于2000年至2011年间,利用先后担任铁道部运输局装备部客车处处长、装备部副主任和运输局局长的职务便利,接受广州中车铁路机车车辆销售租赁有限公司、广州中车轨道交通装备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杨建宇的请托,为上述公司解决“蓝箭”列车使用以及列车配件销售等问题提供帮助,为此,先后多次收受杨建宇给予的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50万余元。  2004年至2006年间,张曙光为青岛四方新诚至卓客车配件有限公司的列车配件业务提供帮助,为此,先后两次收受该公司法人代表杨庆凯给予的人民币3万元和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共计10万余元。  2005年至2009年间,张曙光接受苏州市苏城轨道交通设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洪发的请托,为该公司列车配件业务提供帮助,为此,先后三次收受徐洪发给予的钱款共计人民币30万元。  张曙光并不满足于供应商的主动慷慨,其曾向企业索贿800万。  检方材料称,张曙光于2005年至2009年间,利用担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先后3次向今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戈建鸣索取钱款共计人民币800万元。  除列车配件、索贿外,招投标腐败也是张曙光案的另一关键词。  起诉材料称,张曙光于2009年至2010年间,接受中铁电气化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志远的请托,为该公司工程项目中标等问题提供帮助,为此,先后两次收受刘志远给予的人民币30万元和3万欧元,共计折合人民币57万余元。  2009 年至2010年间,张曙光接受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薛之桂和总经理郑斌的请托,为该公司工程项目中标等问题提供帮助,为此,先后多次收受薛之桂、郑斌等人给予的人民币5万元、4万欧元和2万美元。  张曙光于2005年至2006年间,接受中技国际招标公司总经理王康的请托,为该公司的招标代理工作提供帮助,为此,先后多次收受王康给予的人民币 7万元、4万美元和1万欧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三起招投标腐败均涉及国企。在行受贿中,使用外币成风气。  张曙光2011年2月落马到起诉前,其具体案情外界并不清晰,还有媒体曝光张曙光发妻在美国洛杉矶有占地近3000平方米的别墅与海外巨款。直至此次起诉,其基本案情才曝光。  检方指控称,张曙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  苏顺虎:将铁路运力变为个人谋利工具  2011年7月,苏顺虎被中纪委“双规”。这是铁道部运输局继张曙光之后第二个落马的正局级官员。翌年3月,因涉嫌受贿罪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  现年59岁的苏顺虎,1980年毕业于兰州铁道学院铁道运输专业,获学士学位;200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硕士班。案发前,苏顺虎曾任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兼营运部主任,曾任铁道部运输局营运部货运营销计划处处长、营运部副主任。  起诉材料显示,苏顺虎的受贿行为时间跨度约8年。其间,苏先后为三家单位谋取利益,其贪腐数额也不断升级,直至案发前累计收受人民币共计2400余万元。  2003年是苏顺虎受贿之路的起点。  苏顺虎曾担任铁道部运输局营运部货运营销计划处处长一职,这一职务在运输局掌握货运营销和运力分配,可谓要职。2003年后的五年间,苏顺虎接受山西曲沃县闵光焦化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邦才的请托,为该公司解决煤炭运输等问题提供帮助,为此,苏先后多次收受张邦才给予的钱款共计人民币85万余元。  有了第一次的尝试后,面对类似的需求与请托,苏顺虎越发“放开了胆”:在2004年到2011年期间,先后为江西省物资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和北京铁润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解决运输问题,并因此分别收受人民币1194万余元、1212万余元。  苏顺虎案由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侦查终结,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以被告人苏顺虎涉嫌受贿罪,于2012年12月10日报送北京第二检察院审查起诉。其间,因案件重大、复杂,三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各半个月,并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两次。  林奋强:操纵车皮指标  除了张曙光和苏顺虎的案件外,林奋强落马缘于操控铁路车皮指标。  1962年出生的林奋强,是福建福清人,毕业于长沙铁道学院。知情人士表示,对于林奋强被调查的事实,呼和浩特铁路局的不少职工表示惊讶,在他们印象中,林属于“踏实肯干”的领导。  有报道称,林奋强上位呼市铁路局局长是受刘志军提拔,二人关系紧密。但此次开庭审理过程中,林奋强被指控内容并未涉及与刘志军及丁书苗等人相关案情。  据记者了解,2007年至2008年,林奋强被检察机关指控通过安排、调剂其辖区内的煤炭等铁路运输的车皮计划,非法收受各类好处费接近5000万元。  曾经封闭的铁路系统积弊之一即是车皮计划。这是铁路系统政企不分和计划经济时代遗留下来的产物,也是铁路运能紧张、供求严重失衡的背景下,铁路系统垄断的一种准行政权力。铁路运输凭借其一次性运量大、速度快、范围广和价格低于公路运输的优势,让产销企业尤其煤炭企业无不削尖脑袋寻求车皮资源。  在铁路货运运能建设放量的环境下,林奋强其兄林大亚也涉案其中。  2008年,林奋强在任局长期间,呼和浩特铁路局印发了《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实施细则》,其中规定,局长担任招标领导小组组长。该领导小组的职权包括,组建并管理铁路局建设工程招标评标委员会评委专家库;审核、审批铁路局在铁路一级、二级有形建设市场交易项目的招标计划、招标公告、招标文件、评标办法和定标结果。  在这种规定下,林奋强可谓“一言九鼎”。知情人表示,其兄林大亚遂成为被竞相“公关”的热门。  记者获知,林大亚以非国家工作人员身份被控受贿罪一案已经开庭,等待宣判,案情涉及铁路工程的发包和承揽,或与林奋强构成受贿罪共犯。  知情人介绍说,目前司法机关尚未公布林大亚非法收入的具体数额,但应当十分巨大。“这个数额的确认是目前法院合议庭对林大亚量刑问题的集中焦点。”

摘要: 查显示,刘志军案与山西女商人丁书苗紧密关联。通过干涉铁路工程项目等,刘志军帮助丁书苗获取巨额利益,丁书苗则为刘志军的需求以金钱铺路。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资料图片刘志军干预招投标,丁书苗按比例收好处费。资料图片  刘志军干预招投标丁书苗收好处费24亿  长期帮助女商人丁书苗搞车皮计划,干预铁路工程项目;牵出铁路9官员,5家央企涉案被集中教育整治  刘志军案牵出9铁路官员  张曙光 铁道部原副总工程师兼运输局局长  苏顺虎 铁道部运输局原副局长兼营运部主任  林奋强 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局长  卲力平 南昌铁路局原局长  闻清良 昆明铁路局原局长  罗金保 中铁集装箱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  郭文强 铁道部政治部宣传部原副部长  马俊飞 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副局长  刘西林 广东铁路城际轨道交通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  被调查一年半后,刘志军案的冰山,逐渐浮出水面。8月初铁路系统内部通报刘志军违纪情况后,更多的案件细节被获知。  调查显示,刘志军案与山西女商人丁书苗紧密关联。通过干涉铁路工程项目等,刘志军帮助丁书苗获取巨额利益,丁书苗则为刘志军的需求以金钱铺路。  刘志军还涉嫌收受巨额贿赂。刘被调查后,铁路系统另有9起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被查。  中央企业也牵连其中。7月20日起,涉及刘志军案的5家央企被要求自查,接受教育整治。  8月,原铁道部长刘志军又一次成为媒体热点,其涉案内容被更多披露。  据《财新网》、《京华时报》等媒体报道,8月3日下午,铁路系统内部通报了刘志军涉嫌违纪违法情况。  刘志军涉嫌收受巨额资金、贵重物品等贿赂,滥用职权牟取非法利益,同时个人道德问题严重。  新京报记者调查显示,刘志军从1997年(时任铁道部副部长)至2010年,长期利用职权运作铁路工程项目,包括干预招投标。  刘志军涉嫌的多项问题,都与山西女商人丁书苗(又名丁羽心)有关。  今年5月28日,新华社报道刘志军被开除党籍时,即披露刘志军在任期间帮助北京博宥投资管理集团公司董事长丁书苗,获取巨额非法利益。  刘志军案发后,铁道系统被查出系列腐败案,刘志军被认为负有主要领导责任。1234 / 4 页下一页

  而实际上腐败成本在整个铁路投资金额中的占比将远远大于上述比例。

  这种困扰对于丁书苗而言,却是机遇。虽然貌似“傻姐”——这一称呼,直到认识刘志军后仍被刘多次称为“猪脑子”——但实际上,丁书苗有着自己独特的生意经。那个年代,她很快打听出,搞车皮比开煤矿还要挣钱。而要在当地搞到车皮,则必须结识当时的北京铁路局临汾分局

  这起腐败窝案,集中暴露了垄断和政企合一的行业系统的弊端。该系列案,牵扯铁路系统官员近20人,均身处要职;牵扯以行贿为主的大型国有企业几十家;牵扯各路商人十几名;涉及非法资金数十亿元。

  酝酿于十八大之前,审判于十八大之后,历时三年有余,以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被判死缓、高铁“一姐”丁书苗(又名丁羽心)被判20年有期徒刑为标志,近日,铁路系统的腐败窝案终于画上了句号。

  这些形形色色的人和企业,在相对封闭的铁路系统内,勾连关系、各有分工、官商共舞,极尽能事垄断资源,自上而下、从内到外腐败横生。在铁路系统之外,他们的又想建立更大维度的同盟,在反腐败成为最强音的当下,一切试图勾连的“裙带”被横扫,一个个“山头”被消灭。

  丁书苗和刘志军的最后挣扎,主要利用了在会所和其他组织的活动中,变相网络或裹挟人脉资源,又因此牵连出更多贪腐线索和“老虎”。在十八大之后,多名落马的山西籍高级官员中,曾与丁书苗勾连的人不在少数。

  丁书苗及其女儿侯军霞等人非法经营的总额1788亿元,按此计算,他们非法经营涉及的资金总额占到刘志军8年原铁道部总投资的8.13%。

  此时的丁书苗在山西“车皮业界”已经名声大噪。2001年,罗金宝调任大同分局局长前后,通过丁书苗安排的罗与刘见面的诸多场合,丁书苗开始接触刘志军。而刘志军对丁书苗的印象,也与罗金宝相似,“老实、可靠”。

  刘志军涉案金额6361万元;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副局长马俊飞涉案金额为1.3亿元;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局长林奋强涉案金额7000万元;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涉案金额4755万元;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涉案金额2500万元;中铁集装箱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罗金宝涉案金额4748万元;原铁道部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郭文强涉案金额4500万元;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副局长刘彪涉案金额3300余万元;昆明铁路局原局长闻清良因受贿2000余万元;丁书苗女儿侯军霞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没收个人财产8000万元。

  《第一财经报日报》记者梳理刘志军在任期间8年的铁道部统计公报显示:2003年,全国铁路基本建设投资完成533.47亿元;2004年,这一数字为516.32亿元;2005年为889.16亿元;2006年为1552.75亿元;2007年为1772.1亿元;2008年为3375.5亿元;2009年为6005.64亿元;2010年为7074.59亿元。

  当时,山西煤炭滞销问题更为集中地表现在产煤重地临汾和晋城一带。丁书苗的老家沁水县位于临汾和晋城的中间部位,典型地遭遇了煤炭滞销困扰。

  这一靠十余年打造的官商同盟关系,最早起源于罗金宝和丁书苗的相识。

  从2003年3月到2011年2月,刘志军担任原铁道部部长的职务,整整8年。

  至此之后,丁书苗可谓飞黄腾达,而与罗金宝的关系也粘连在一起。

  腐败的成本

  酝酿于十八大之前,审判于十八大之后,历时三年有余,以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被判死缓、高铁“一姐”丁书苗(又名丁羽心)被判20年有期徒刑为标志,近日,铁路系统的腐败窝案终于画上了句号。

  腐败的成本

  丁书苗早年失意落魄,种过地、卖过鸡蛋、开过饭店,但是她始终相信,自己背后有贵人相助。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山西煤炭业在经过前十几年的高负荷开采后,遭遇了供大于求的瓶颈问题,很多煤矿开采出来的煤炭堆积如山。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当时金融危机导致的全国性经济发展减速的原因,另一方面则是铁路运输能力的严重不足。

  丁书苗和刘志军的最后挣扎,主要利用了在会所和其他组织的活动中,变相网络或裹挟人脉资源,又因此牵连出更多贪腐线索和“老虎”。在十八大之后,多名落马的山西籍高级官员中,曾与丁书苗勾连的人不在少数。

  至此之后,丁书苗可谓飞黄腾达,而与罗金宝的关系也粘连在一起。

  这一靠十余年打造的官商同盟关系,最早起源于罗金宝和丁书苗的相识。

  面对如此巨大利益盘,官商关系杂糅其间,错综复杂。但每一个人均被两个字——利益——捆绑其中,难以自拔。而所谓“利益”,既包含了官场中一些人的仕途利益,又包含了官商皆图的经济利益。

  也就是说,刘志军任期内,全国铁路基本建设投资总体接近2.2万亿元。从其任职原铁道部部长至其事发,投资涨幅近1330%。其事发后三年,2011年,投资降低至4610.84亿元;2012年和2013年投资均维持在5000元稍右的规模。

  偌大的利益和受限不多的权力,成为丁书苗、刘志军等人贪腐的最大原始冲动。

  在这背后,罗金宝最大的支持来自于长其3岁的刘志军。罗与刘的相识,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同在铁路系统,另一方面是罗“看好”刘的仕途前景,故在各种业务交流和会上刻意“贴近”刘志军。而刘志军也明白,要想在铁道部站稳脚跟,必须培养自己的嫡系。

  而回顾和反思铁路系统的腐败窝案形成和发展的全过程,其意义不仅仅在于剖析体制弊端,在如今中国,更有利于看清腐败与反腐败之间应当如何角力。

  这种困扰对于丁书苗而言,却是机遇。虽然貌似“傻姐”——这一称呼,直到认识刘志军后仍被刘多次称为“猪脑子”——但实际上,丁书苗有着自己独特的生意经。那个年代,她很快打听出,搞车皮比开煤矿还要挣钱。而要在当地搞到车皮,则必须结识当时的北京铁路局临汾分局

  丁书苗及其女儿侯军霞等人非法经营的总额1788亿元,按此计算,他们非法经营涉及的资金总额占到刘志军8年原铁道部总投资的8.13%。

  《第一财经报日报》记者梳理刘志军在任期间8年的铁道部统计公报显示:2003年,全国铁路基本建设投资完成533.47亿元;2004年,这一数字为516.32亿元;2005年为889.16亿元;2006年为1552.75亿元;2007年为1772.1亿元;2008年为3375.5亿元;2009年为6005.64亿元;2010年为7074.59亿元。

  刘志军涉案金额6361万元;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副局长马俊飞涉案金额为1.3亿元;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局长林奋强涉案金额7000万元;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涉案金额4755万元;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涉案金额2500万元;中铁集装箱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罗金宝涉案金额4748万元;原铁道部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郭文强涉案金额4500万元;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副局长刘彪涉案金额3300余万元;昆明铁路局原局长闻清良因受贿2000余万元;丁书苗女儿侯军霞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没收个人财产8000万元。

  善处关系的罗金宝在40岁之后仕途上顺风顺水起来,先后出任临汾分局副局长和党委书记,不久之后,调任大同铁路分局出任局长。

  关系是如何炼成的

  越是这种状态,“运输计划”即所谓“车皮”问题便显得更加重要。

  另一组数据显示:丁书苗等人先后帮助23家企业在57个铁路建设工程项目招标、投标过程中中标,涉及金额1788亿余元,收取中介费30余亿元,其中,丁书苗违法所得20多亿元。判决后,丁书苗仅罚金被判处25亿元,被没收个人财产2000万元。

  刘志军官至原铁道部部长的第二年,即2004年,罗金宝职务上调至北京铁路局副局长兼任任石太铁路客运专线公司筹备组组长。这一期间,刘志军逐渐培养起了自己的嫡系部队,林奋强、闻清良、邵力平、张曙光、郭文强、苏顺虎等人。2003年4月,早于罗金宝,刘志军将自己曾经任职局长的沈阳铁路局的同事张曙光调任北京,与罗一样同为北京铁路局副局长。

  另一组数据显示:丁书苗等人先后帮助23家企业在57个铁路建设工程项目招标、投标过程中中标,涉及金额1788亿余元,收取中介费30余亿元,其中,丁书苗违法所得20多亿元。判决后,丁书苗仅罚金被判处25亿元,被没收个人财产2000万元。

  机缘巧合,丁书苗下血本甚至借钱拿下了罗金宝。据知情人介绍,其间不乏钱色利诱。罗金宝也觉得丁书苗“实在”“可靠”。正在谋求仕途上位的罗金宝,需要一个丁书苗这样的角色来为自己提供经济上的后盾。

  此时的丁书苗在山西“车皮业界”已经名声大噪。2001年,罗金宝调任大同分局局长前后,通过丁书苗安排的罗与刘见面的诸多场合,丁书苗开始接触刘志军。而刘志军对丁书苗的印象,也与罗金宝相似,“老实、可靠”。

  而实际上腐败成本在整个铁路投资金额中的占比将远远大于上述比例。

  越是这种状态,“运输计划”即所谓“车皮”问题便显得更加重要。

  在这背后,罗金宝最大的支持来自于长其3岁的刘志军。罗与刘的相识,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同在铁路系统,另一方面是罗“看好”刘的仕途前景,故在各种业务交流和会上刻意“贴近”刘志军。而刘志军也明白,要想在铁道部站稳脚跟,必须培养自己的嫡系。

  当时,山西煤炭滞销问题更为集中地表现在产煤重地临汾和晋城一带。丁书苗的老家沁水县位于临汾和晋城的中间部位,典型地遭遇了煤炭滞销困扰。

  而回顾和反思铁路系统的腐败窝案形成和发展的全过程,其意义不仅仅在于剖析体制弊端,在如今中国,更有利于看清腐败与反腐败之间应当如何角力。

  即,上述部分铁路系统的腐败窝案的涉案金额就高达31亿元,几乎占到2003年全国铁路基本建设投资的5.8%;占到2011年的0.44%;占到刘志军任期8年总投资的0.14%。

  关系是如何炼成的

  丁书苗早年失意落魄,种过地、卖过鸡蛋、开过饭店,但是她始终相信,自己背后有贵人相助。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山西煤炭业在经过前十几年的高负荷开采后,遭遇了供大于求的瓶颈问题,很多煤矿开采出来的煤炭堆积如山。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当时金融危机导致的全国性经济发展减速的原因,另一方面则是铁路运输能力的严重不足。

  偌大的利益和受限不多的权力,成为丁书苗、刘志军等人贪腐的最大原始冲动。

  刘志军官至原铁道部部长的第二年,即2004年,罗金宝职务上调至北京铁路局副局长兼任任石太铁路客运专线公司筹备组组长。这一期间,刘志军逐渐培养起了自己的嫡系部队,林奋强、闻清良、邵力平、张曙光、郭文强、苏顺虎等人。2003年4月,早于罗金宝,刘志军将自己曾经任职局长的沈阳铁路局的同事张曙光调任北京,与罗一样同为北京铁路局副局长。

  机缘巧合,丁书苗下血本甚至借钱拿下了罗金宝。据知情人介绍,其间不乏钱色利诱。罗金宝也觉得丁书苗“实在”“可靠”。正在谋求仕途上位的罗金宝,需要一个丁书苗这样的角色来为自己提供经济上的后盾。

  善处关系的罗金宝在40岁之后仕途上顺风顺水起来,先后出任临汾分局副局长和党委书记,不久之后,调任大同铁路分局出任局长。

  这些形形色色的人和企业,在相对封闭的铁路系统内,勾连关系、各有分工、官商共舞,极尽能事垄断资源,自上而下、从内到外腐败横生。在铁路系统之外,他们的又想建立更大维度的同盟,在反腐败成为最强音的当下,一切试图勾连的“裙带”被横扫,一个个“山头”被消灭。

  也就是说,刘志军任期内,全国铁路基本建设投资总体接近2.2万亿元。从其任职原铁道部部长至其事发,投资涨幅近1330%。其事发后三年,2011年,投资降低至4610.84亿元;2012年和2013年投资均维持在5000元稍右的规模。

  罗金宝与丁书苗都出生在山西,两人老家相距四五百公里。两人岁数相仿,罗1956年出生,丁1955年出生。

  从2003年3月到2011年2月,刘志军担任原铁道部部长的职务,整整8年。

  罗金宝与丁书苗都出生在山西,两人老家相距四五百公里。两人岁数相仿,罗1956年出生,丁1955年出生。

  这起腐败窝案,集中暴露了垄断和政企合一的行业系统的弊端。该系列案,牵扯铁路系统官员近20人,均身处要职;牵扯以行贿为主的大型国有企业几十家;牵扯各路商人十几名;涉及非法资金数十亿元。

  即,上述部分铁路系统的腐败窝案的涉案金额就高达31亿元,几乎占到2003年全国铁路基本建设投资的5.8%;占到2011年的0.44%;占到刘志军任期8年总投资的0.14%。

本文由彩世界彩票平台发布于政治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原铁路局贪墨串案“第二季”开始审讯彩世界安

上一篇:国内首艘航母青海舰首次靠泊波尔图某军港彩世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