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Xi Jinping卡塔尔国南疆借戚家军慰勉民警
分类:政治人物

  而在日本媒体看来,中国领导人此次考察新疆“还意在钓鱼岛”。共同社29日称,习近平在喀什对民警们说,看到你们的长警棍,我不由想起明代时戚继光训练怎么打倭寇,他就地取材,把毛竹削尖,很长,5人或7人一组,先用毛竹竿挡住倭寇,使他们近不了身,盾牌兵再上去击杀,非常有效。日本时事通讯社就此分析称,中国领导人以13—16世纪在中国沿海进行侵扰劫掠活动的日本海盗“倭寇”为例来指示进行反恐工作,将新疆分裂势力与同中国争夺钓鱼岛主权的日本相对照,表明中国领导层已将日本作为“主要敌对国”。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宏伟表示,金水桥事件后,中国可能再也没有一个地方是远离恐怖主义的安全岛。包括新疆在内的中国各地区,都必须有反恐意识,建立反恐应急体系和反恐能力。我们一定要在新疆之外的大城市构建城市反恐怖应急体系。必须动员社会方方面面,培养全民的反恐意识。

推荐阅读:新疆喀什警方抓捕嫌疑人遭暴徒袭击 2名民警牺牲

  路透社引述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称,习近平28日来到喀什市公安局乃则尔巴格派出所,察看视频监控、警用装备,观看反恐防暴演练。他说,我很关心你们的装备和训练,对付暴力恐怖犯罪分子一定要有有效手段。训练一定要按实战化坚持下去。“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习近平说,喀什地处反恐维稳前沿,形势严峻复杂。“基层派出所是拳头和尖刀,一定要把工作抓好。”

  【环球时报赴云南特派记者 邱永峥 环球时报驻外特约记者李勇 李珍 王刚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胡笳 高颖 王渠】

新疆喀什15日发生暴力恐怖袭击事件。《环球时报》从新疆强力机构官员处了解,该地区疏附县民警当天在萨依巴格乡进行入户排查时,突遭多名暴徒投掷爆炸装置并持砍刀袭击,造成2名民警牺牲。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警方击毙暴徒14人,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2名。此次事件距离喀什巴楚县的暴力恐怖袭击案件整整一个月,也是喀什今年发生的第三次暴恐事件。对于案件的恐怖主义性质,西方媒体依然集体“失声”,并继续在中国民族矛盾上大肆渲染。一名中国安全问题学者对《环球时报》表示,最近的几次袭击表明新疆暴恐事件可能进入“常态多发期”,明年美军撤出阿富汗,中国的反恐工作承压更大。中国反恐问题专家李伟认为,对这些小规模暴恐事件,最重要的是坚持新疆发展不动摇,坚持严打不动摇。

  《华尔街日报》称,喀什位于新疆偏远的西部,和巴基斯坦等国家毗邻。最近几年,新疆各地尤其是南疆地区多次发生暴力恐怖袭击事件。但最近局势被升级到了新的高度。今年3月31日,手持刀具的袭击者在远离新疆的昆明火车站公开行凶,造成约30人死亡。之后,中国领导层对反恐工作的投入明显增大。4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切实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安定进行第十四次集体学习。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指出,反恐怖斗争事关国家安全,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事关改革发展稳定全局,是一场维护祖国统一、社会安定、人民幸福的斗争,必须采取坚决果断措施,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坚决把暴力恐怖分子嚣张气焰打下去。要深入开展各种形式的群防群治活动,筑起铜墙铁壁,使暴力恐怖分子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恐怖分子为何将目标放在遥远的云南?2日在从北京前往昆明的飞机上,与《环球时报》记者同机的高级别反恐官员表示,这起事件暴恐性质非常明显,首先,暴力分子挑毫无防备的软目标下手,车站内的遇袭者都是手无寸铁的普通民众。车站人流密集,他们想最大程度地制造社会恐慌,实现他们所谓的影响力。他们制造暴恐事件的时间挑在两会即将召开之际,显然是为了挑战政府的安保。另外,他们还避开了安保措施严密的北京、上海和新疆等地区,挑选了人们没有防备或者说防备意识没有那么强的云南下手。

一名新疆强力机构官员16日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事发地点萨依巴格乡位于疏附县城南郊,乡政府与县城的直线距离3.5公里。15日23时许,疏附县公安局民警在萨依巴格乡展开常规入户调查。“入户调查是民警年终工作的一部分,是新疆基层公安机构摸排社情的基本做法。”这名官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当民警们进入其中一户村舍时,发现内有大量人员非法聚集。就在干警对屋内人员进行询问时,有人鼓噪对抗,并且突然使用砍刀等袭击干警。2名正在询问的公安干警因猝不及防当场牺牲,而这伙暴徒还迅速从屋内取出自制爆炸物袭击赶来增援的公安联防人员。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干警果断开枪,打死14人,抓获犯罪嫌疑人2名。”

  新疆社会科学院中亚研究所所长潘志平29日对《环球时报》说,新疆的反恐工作需要两手抓,一手硬,一手软。硬的这方面,就是坚定不移、毫不手软地打击恐怖分子,共筑反恐维稳的铜墙铁壁。软的这方面,就是采取更加务实的、可持续性的、贴近民生的发展。这都是为了归根到一点“争取民心”。只有民心稳定,新疆才能更好地实现各民族共同繁荣和长治久安。
  来源:环球网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新疆分裂势力策划实施的昆明火车站严重暴力恐怖事件令整个中国陷入震惊和愤怒之中。截至2日晚,事件共造成29人死亡、140多人受伤。凶徒持刀见人就砍的残忍一幕印证了他们的丧心病狂,也激发了中国舆论场“将暴徒彻底铲除”的呼声。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示政法机关全力侦破案件,坚决将暴恐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罕见的暴力事件也令国际社会震惊。

BBC在报道中提到,一个月前,喀什巴楚县色力布亚镇也曾发生派出所遇袭事件。《纽约时报》称,该地区一系列暴力袭击事件中的最新一起,这次流血事件在深夜发生,喀什一带维吾尔族人较多。文章说,近年来,特别在2009年7月乌鲁木齐骚乱后,新疆紧张局势上升。新疆与中亚国家和巴基斯坦接壤,中国政府指责境外分裂组织煽动动乱。今年6月,新疆鄯善发生严重暴力恐怖犯罪事件,造成20多人遇害。10月,一辆维族人驾驶的越野车冲进天安门广场人行道后起火燃烧,造成多人死亡。

  【环球时报驻美国、日本特约记者萧强杨智艺环球时报记者杨婷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7日和28日在新疆考察。这是中共十八大之后习近平第一次到新疆考察,引起外媒广泛关注。路透社29日报道的标题是:“中国最高领导人罕见视察新疆南部,支持反恐斗争”。《华尔街日报》称,最近的种种迹象显示,中国新领导层已将反恐作为中心工作之一。仅在最近两个月,习近平至少15次在公开发言中提及反恐。而习主席在喀什借用戚家军打倭寇的历史鼓励民警,日本媒体纷纷“对号入座”。日本时事通讯社29日称,倭寇是指13世纪至16世纪来自日本的海盗,中国领导人此言可能是将新疆分裂势力与同中国争夺钓鱼岛主权的日本相对照。

  “天安门金水桥事件是个节点,‘3·01’事件是另一个重要节点。这说明新疆分裂势力试图将‘火’引向内地,未来内地的各大城市都可能面临暴恐问题。”新疆社科院中亚所所长潘志平2日向《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强调,现在必须要打掉新疆分裂势力的嚣张气焰,要把全国警方动员起来,这不仅是新疆的事,必须要有全国意识。

这名官员告诉《环球时报》,“从目前初步掌握的情况来看,这是自发性的暴恐团伙,作案工具和其他暴恐宣传资料都能证明这些。”16日晚,经警方初步认定,喀什地区疏附县“12·15”案件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暴力恐怖袭击案件。自今年8月开始,以艾山·司马义为首,逐步形成了有20名成员的暴恐团伙。该团伙多次聚集,观看暴恐视频,宣扬宗教极端思想,制造爆炸装置、枪支,数次进行试爆,预谋实施暴恐活动。15日23时许,警方在萨依巴格乡抓捕犯罪嫌疑人艾山·司马义时,突遭多名暴恐分子袭击。目前,警方已抓获犯罪嫌疑人6名,缴获一批爆炸装置、自制枪支、刀具等。当地社会秩序正常。

  习近平视察疏附县托克扎克镇中心小学,也成为外媒关注的重点。习近平鼓励汉语教师学好维吾尔语,还嘱咐校长,“少数民族孩子双语教育要抓好,学好汉语不仅将来找工作方便,更重要的是能为促进民族团结多作贡献。”他还走进维族村民家里,同部分干部村民座谈。28日下午,习近平在同南疆五地州负责同志座谈时说,发展二三产业,建设重点工程,无论谁投资都要注重增加当地群众就业,促进群众增收。路透社称,暴力事件去年在新疆导致至少100人死亡,中国政府称新疆不断增长的暴力事件源于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分子企图分裂新疆,但当地一些维族人和国外人权团体称,新疆问题非常复杂,维族人在语言、文化和经济上受到的歧视也助长了不满。

  “1日晚发生在中国西南部城市昆明的袭击标志着以新疆为中心的动荡进一步升级,这是新疆分裂势力首次在新疆之外发动如此大规模的袭击。”路透社2日的分析将此次暴力事件与中国整个反恐形势联系起来。报道称,去年10月,来自新疆的分裂势力曾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驾车冲撞游客,导致车内3人和2名路人死亡,此后中国加强了新疆的治安。美国福克斯新闻网称,此次袭击是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导致近200人丧生后最致命的暴力事件。乔治·华盛顿大学学者罗伯茨说,昆明暴力事件是一种新型袭击——有预谋,发生在新疆之外,但武器依然原始。

“新疆打掉一暴恐团伙。”新疆门户网站天山网16日中午发出的这条消息将多家国际媒体的目光引向新疆。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事发地为喀什地区疏附县,警方“打掉一暴恐团伙”,但并未说明袭击者的具体身份,只称“相关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新疆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吐尔文江29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习近平考察新疆不仅走访了军队、武警、派出所,也走访了社区和居民家庭,更多地在强调民族团结、凝聚民心。习主席此次访问新疆,也传达了中央对新疆发展的重视。新疆最大的利益不在于一定要高速的经济发展,而在于这个发展能带来长治久安,促进社会的和谐稳定。

  一名新疆反恐人士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他们一直关注“东突”等分裂恐怖分子在云南和与其接壤的邻国的活动情况。该人士说,一些“东突”分子将云南视为出入国境的“便利通道”。与新疆通往境外通道受高寒、高山等自然条件约束和边防管控严厉略有不同,云南边防线漫长且形势复杂,许多边境地区存在“一寨两国”、“一家两国”和“跨沟出国”的客观复杂性,加上一些接壤国家的政府无力控制民族地区,因此部分“东突”分子将云南边境地区视为外逃和潜回的“便利通道”。

对于不熟悉新疆的人来说,萨依巴格乡所在的疏附县听起来很陌生。疏附县是古代丝绸之路要冲,是通往中亚、西亚乃至欧洲大陆的必经之路。俄罗斯《晨报》16日文章称,新疆生活着47个民族,不过,当地一些地下分裂组织和宗教极端团体一直活动频繁,他们对中央政府不断提高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表示不满,希望在当地制造动荡局势,达到分裂国家的目的,其中活动最为猖獗的是“东突”组织,他们鼓吹将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并成立“独立的伊斯兰国家”。因此,他们不断在全国各地制造动荡。中国政府也经常宣布捣毁新疆恐怖分子团伙的消息。德国《南德意志报》评论称,“新疆维稳不易”,一些暴力事件不仅“野蛮”,对维族人的事业而言“既愚蠢又有害”。法新社称,地域广阔的新疆近年来多次出现不稳定事件,人权组织称原因在于中国搞压迫,但中方认为,不稳定是极端宗教主义、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势力煽动造成的。

  对于顽固的恐怖分裂分子,中国丝毫没有让步的空间。韩联社2日称,最近的事件表明,“疆独”分子的活动呈现向周密计划的恐怖袭击方向发展的特点。中国政府对“疆独”势力的这种变化采取了“强硬一边倒”的举措,因为从苏联分崩离析的历史教训看,如果纵容这种分裂行为将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民警入户调查突遭袭击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以“最强烈的言辞”谴责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俄总统普京向习近平致慰问电,“强烈谴责这一令人发指的行为”。路透社称,这是新疆分裂势力首次在新疆之外发动如此大规模的袭击。美国《外交政策》称,“3·01”事件将在今后多年中国的集体记忆中刻下不可磨灭的印记。从去年10月驾车冲撞天安门金水桥,到如今在昆明制造大规模血腥事件,分裂恐怖分子何以如此嚣张?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认为,分裂势力试图将“火”引向内地,以煽动仇恨,制造恐慌,对此我们一方面必须加强防范,同时必须对他们强硬打击,决不能手软。

16日的国际媒体多用“暴力冲突”、“骚乱”、“暴力袭击”称呼此次事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延续了一些西方媒体的一贯做法,称“中国的报道说案件是恐怖袭击,袭击者是暴力团伙”。CNN的这篇报道一大部分内容在渲染民族矛盾。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6日表示,新疆公安机关依法打掉的是一个暴恐团伙,这些暴徒使用爆炸装置,袭击公安执法人员,再次暴露了反社会、反人类的真实面目,应受到国际社会一致谴责。新疆人民渴望维护安定团结的社会局面。暴恐分子破坏新疆经济、社会稳定、民族团结的图谋不得人心,是注定不能得逞的。

本文由彩世界彩票平台发布于政治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习近平(Xi Jinping卡塔尔国南疆借戚家军慰勉民警

上一篇:克里姆林宫确认普京正式离婚【彩世界安卓版免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