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一男子被遣重临国 汇报在高丽国被关“小黑
分类:政治头条

与韩国媒体的迂回式批评相比,中国民众对同胞韩国“脱团”事件的看法表达得更为直接。“丢人”、“不要脸”是最常见的论调,“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心态跃然网上。一名辽宁的网友表示,“你们是想多玩几天还是不喜欢自己的国家,如果不喜欢自己的国家,那你到了别人的国家会有更多的人不尊重你们,请自重!”

下飞机被“请”进小黑屋

胡晓莺进一步分析指出,“国内游客赴日韩的脱团几率大于其他出境游。这次发生脱团这样的恶性事件,旅行社肯定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但这个责任不能完全怪在旅行社身上。一般的惯例是,某个国家的游客出境脱团了,会提高该国到当地的入境门槛。像前两年中国游客到日本去的门槛特别高,就是和中国游客进入该国后脱团现象严重相关。正由于此,过去10年日本方面一直迟迟不肯开放中国游客自由行。发生类似事件之后,会对中国游客进入国外旅游市场产生负面影响。像这次被检举出的游客,韩国方面将先采取驱除出境的举措,今后也不会再让这些游客入境,甚至会对这几名游客的来源地都加以限制。”

目前,这件事已经在中韩两国民间掀起了轩然大波。《韩国日报》为此连续刊发报道,称从今年3月份韩国对中国游客到济州实行免签证政策后,在济州岛入境后无端脱队的外国游客人数便开始上升,而其中“95%左右都是中国人”。

边检提醒

邮轮公司上海代表处工作人员还介绍说,10月17日下午,歌诗达经典号邮轮在驶近上海港时,在海上与悬挂比利时国旗的一艘货船相撞,致使邮轮右舷5层甲板上侧受损。事后除了3名乘客因轻伤被送往医院进一步进行检查外,其他乘客均已安全离船返家。

中国公民赴美旅游协议的签订过程或许可以为上述说法提供佐证。今年6月17日,中国公民赴美团队旅游正式启动。为了这一天,中美两国苦谈四年之久,其中担心中国游客滞留美国不归就是影响两国谈判进度的主要因素之一。而在中国公民赴美旅游第一阶段覆盖的区域中,福建等以往偷渡客相对多的省份并不在此列。

原来,肖德兵的这趟济州岛之旅,实际上根本没入韩国国境,而是在“小黑屋”里度过的,并且整整待了4天。

据悉,当天上午,乘坐歌诗达经典号抵达济州岛的游客中,有44名中国游客擅自脱离了旅行团。其中,2名在济州岛G酒店、另有9名在济州岛涯月邑S酒店被检举,目前临时受到出入境管理办事处的保护。但其他33人下落不明,为查找他们的下落,韩国警方已加强了对机场、码头及酒店等住宿设施的调查力度。

让他意外的这则消息,源自韩国韩联社7月17日发布的一条新闻。韩联社在报道中称,本该当天下午离境的21名中国游客突然集体失踪。“这对组团旅行社和其他中国游客影响多不好呀。”张晓伟喃喃自语。

夏明说,这两年,以跟团游名义去滞留打黑工的人已经很少了。但是,不代表滞留打黑工的变少,有很多通过自由行的方式自己买机票前往,然后在规定的逗留时间内没有离境,滞留当地打黑工。

首现邮轮入境游客脱团

现在招商国旅工作的张晓伟曾几次听客户讲述以往参加旅行社时遭遇游客脱团的经历。“一次,我的客户对我说,她曾经参加的旅行社去东南亚旅游时,有两位河南游客忽然失踪。当时导游很着急,赶紧联系国内的旅行社总部,而其他游客也为这两位游客捏一把汗。”张晓伟说,后来证实,这两名游客并没有发生意外,只是想非法滞留该国。

“我是第一次出国,对方中文也说得不好,我表现得很紧张。”肖德兵回忆。肖德兵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自己竟被禁止入境。随后,工作人员把他带到一个很大的房间,这个房间,就是媒体广泛报道的“小黑屋”。同一个旅行团除了他,还有另外两人未能入境。

据韩国法务部济州出入境管理办事处和警方17日表示,中国游客乘坐邮轮来济州入境并擅自离开旅行团的现象还是第一次发生。

有资料显示,从今年2月至6月底,北京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接到的被韩国遣返的人员多达700余人,与去年同期相比约增加了3倍。而仅6月19日,首都机场就接到了十几名从济州岛被遣返的中国人。

“韩国方面怀疑他以旅游的名义赴韩打黑工,因此拒绝其入境,并按规定让他跟随原团队遣返回国。”据旅行团的领队杨静了解,“十一”黄金周这段时间,包括中国游客在内,共有四五百人被扣留在济州岛。他的39人团队被扣留了3人,10日回国时回来了38人。

今年8月,韩国出台了《中国游客签证制度改善方案》,放宽个人赴韩旅游的签证要求,并针对中国游客度身定做《韩国旅游指南》等自由行旅游服务,加快了韩国自由行在中国市场的普及。据统计,8月份中国游客赴韩国自由行增幅明显。

2002年,中国公民赴日观光失踪率曾在三个月内上升至5%。当时,社会学研究者田伟博士也指出:“作为亚洲主要的非法移民流入国之一,日本的偷渡成本大约是250万日元(约20万人民币)。”但是,“以旅游渠道进行偷渡,成本可以大大减少,旅游费加上保证金只要100万日元就够了。”

成都边检站提醒,出国旅游或者务工人员办理签证时一定要注意细节,提供本人真实有效信息,并在经成都航空口岸出境时持用与入境他国目的相符的签证。出国旅行最好有所计划,如提前购买返程机票,订好旅游国当地的酒店等。最好多带点现金,金额至少要保证在国外旅行期间的基本开销,这些要素,对他国移民机关工作人员“允许你入境”,是很有说服力的,不至于被误伤。

由于邮轮受损,原定于10月18日从上海出发,经日本、韩国等地的调船航次因此被取消。

在这篇题为“中国济州旅游团集体失踪”的新闻稿中,韩联社称当事的21名游客是通过免签证的方式,于7月15日从上海搭乘飞机抵达济州的,原计划行程是3天。事发至今已过了几天,但该通讯社并没有进一步的跟进报道。

肖德兵的同乡罗国玉抵达韩国的第一晚,尽管他被作为脱团滞留的“危险人物”,被特别安排和领队住一个房间,领队对他重点盯防,但他还是找准机会,当晚就从房间跑了。到目前为止,韩国出入境部门在当地也没找到他。

“旅行社收客参加出境游,一般会根据银行开具的资产证明来审核游客的资产情况,其他的审核情况就是出境的目的国是否签发了护照。而旅行社每年也会向旅游行业协会缴纳保证金,若出了这样的事情,第二年度就会上升相应的保证金。”易居中国旅游和消费行业分析师胡晓莺表示。

有分析指出,中国游客脱团的原因主要是与非法滞留和非法偷渡联系在一起。“这是世界上任何主权国家共同打击的对象。”国家旅游局旅游促进与国际联络司的刘姓负责人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主权国家在签署旅游协议时都会就可能出现的非法滞留问题商讨一些解决办法,“因为非法滞留问题会对旅游国的管理业务带来很多麻烦。”

11日,罗国玉报名参团的四川省中国青年旅行社天佑分社工作人员蔡先生说,罗国玉是旅行社组织去的,资料填的是旅行社,因此他的脱团使得旅行社将会面临一系列调查。去年3月,一名男游客报日本团,结果中途脱团失踪。

而在昨日,韩联社又曝出消息称,乘坐该轮抵达韩国济州的中国游客中,有44人在17日上午7时左右擅自脱离旅行团。事后其中11人在两间酒店内被检举,但另外33人下落不明,当地警察已着手展开调查。

旅游可“降低”偷渡成本!?

业内人士

事件或影响赴韩游市场

在汤绮亭的从业经历中,赴日韩的游客脱团几率大于其他出境游游客。一位韩国记者曾这样解释原因:“在韩国一些城市,类似洗碗的工作一个月收入可达8000元人民币。尽管那边的物价是北京的3倍,但比较起来,这种收支比肯定好于中国中小城市和农村。”

10月6日,四川遂宁男子肖德兵手揣崭新的护照和机票,和旅行团成员一起,踏上了飞往韩国济州岛的旅程。4天后,他乘坐返程航班回到成都。身边的其他团友游览了美丽的济州岛后意犹未尽,肖德兵却一脸愁容,入境成都时还接受了边防警官的盘问。

进入中国市场已经4年,一直处于稳健发展的意大利豪华邮轮“歌诗达经典号”这两天可谓“祸不单行”。

一位资深旅游记者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表示,脱团现象事实上由来已久,“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存在这种现象,不过每年曝光的事件很少。”

多带现金更能说服允许入境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国际先驱导报实习记者邓媛 记者晓德发自北京 “21名中国游客在济州岛集体失踪?这不可能吧!”曾在美国旅行社做过接待服务的张晓伟感到无比惊讶。

四川遂宁人肖德兵今年国庆去了一趟韩国济州岛,入境韩国遭遇盘查时表现紧张,结果被怀疑系赴韩打黑工而被扣留4天才回国。回国前,和他同行的一位四川同乡抵韩后脱团失踪,疑滞留当地打黑工,肖德兵也承认自己这趟出去,其实目的就是想去打黑工。

昨日,《每日经济新闻》在致电上海市旅游局市场管理处时,该局相关人士表示,正在积极向上海方面的旅行社了解情况,关于事件的最新进展消息将及时予以公布。

与张晓伟一样,国家旅游局一位司级负责人最初也是从媒体上看到这条新闻的,面对《国际先驱导报》的采访,该人士显得很慎重:“这件事情韩国方面正在调查,具体是怎么回事,现在还不能断言。”

韩囧之旅

昨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从意大利歌诗达邮轮有限公司上海代表处证实了上述消息。邮轮公司方面表示“歌诗达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通知了韩国警方,并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撞船邮轮也已返回上海并安全靠港,其中3名轻伤乘客被送往医院进一步进行检查。”

此外,由于中国游客在开放欧洲游后脱团现象增多,两年前的德国世界杯期间,中国游客组团游一度遭到冷落,欧洲国家的签证风险让旅行社望而却步。

遣返背后

据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在出境旅游行业当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即“押金”制度,这是旅行社方面为防止可能的意外向游客收取不同程度的保证金,并没有明确的国家政策作为依据,目的只是为了防止有些游客脱团滞留。目前,一般赴韩旅游自由行的保证金在3万~5万元左右。

据了解,中国公民虽然现在可以免签入境韩国济州岛,但能否顺利入境,最终还要由韩国有关部门拍板决定,这与一般出境游的程序基本相同。而三番五次出现的“脱团”事件,也令世界各国加紧了对中国游客的防范。

近年来,成都边检站曾通报过查获赴马来西亚、泰国、日本等地旅游涉嫌违法脱团的游客。这些游客进入所在国时,神情、衣着打扮、行李、所带现金、是否订酒店等等,这些端倪的异常,很容易被所在国边检人员怀疑旅游目的为假,并因此拒绝入境并遣返。

首先是该轮在执行赴韩游后从韩国济州返航上海的途中,于17日下午3时左右在驶近上海港时与一艘悬挂比利时国旗的货船相撞,致使邮轮受损。

“以前我去韩国的时候,从来没有被指出过‘相关手续不齐全’。”北京一家IT公司的主管林东日前向媒体抱怨时颇为无奈。尽管曾去过济州岛,也对韩国海关法务部检查人员的询问应对自如,但6月下旬,林东还是被韩方以“相关手续不齐全”的理由拒之门外。

回国的游客为何少了1人?杨静透露了一个惊人的突发状况:有一个团友到韩国后即自行脱团离开,而这个人,正是当初和肖德兵一起参团的罗国玉。

对此,韩国济州出入境管理办事处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些脱团的中国游客收拾行李时把护照留在邮轮上,据此判断,他们可能原先计划在韩国就业。据称,当警方找到其他33人后,将会采取强制驱逐出境措施。

广之旅推广部副经理汤绮亭也对游客脱团感触很深。“到一个国家旅游,就该按照当地遵守当地法律法规,否则就会招致厌恶,不利于建立起中国游客健康文明的形象。”汤绮亭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为防止可能的意外,旅行社还会向游客收取不同程度的保证金,“总体而言,赴韩旅游的保证金在3万~5万元左右。”

肖德兵被送进“小黑屋”后,发现里面大致有200多人,其中大多数是中国游客,也有的来自越南、蒙古和尼泊尔等国家。“小黑屋”面积宽敞,男的一个大间,女的一个大间。肖德兵所在的房间面积有200多平方米,他被送进去时,因为人多,仍显得比较拥挤。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中国网友直呼“丢脸”

以前日韩等国经济优势更明显,去当地非法打工的人多,旅行社往往因此被停签处罚。而现在,像韩国打工的吸引力没以前那么强了,加上韩国出入境也加强了审查,这几年出国滞留打工的没以前多了。入境时,不排除确实有真正的游客被“误伤”。

记者随后试图向邮轮公司确认下落不明的33名游客身份和姓名,但截至记者发稿前,邮轮公司仍未能确定失踪游客名单以及组织收客的相关旅行社名单。对于事件的最新进展,邮轮公司表示将会及时公布最新消息。

负面影响在发酵

四川旅游百事通总经理夏明告诉记者,他所在公司一年40多万跟团人数,过去3年没发生过类似脱团滞留情况。

推荐阅读

房间里没有床,韩方工作人员提供了床单、被褥,大家就在地上打地铺。大部分人都百无聊赖地躺着。靠近电源插座的位置人最多,大家都在一边充电,一边玩手机。除了不允许离开“小黑屋”外,肖德兵说吃住保障还可以,也没受到什么刁难。

目前,所涉旅行社透露,脱团失踪的那名游客仍没消息,旅行社也将面临相关部门的调查。成都资深的涉外旅行社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像肖德兵这种以跟团游名义去打黑工的情况已经变少,通过自由行方式滞留打黑工的也不少见。

几名情绪激动的中国游客问韩方工作人员,不想再滞留在“小黑屋”,能不能自己出钱买机票回国?韩方工作人员解释,根据相关规定,只能跟团来再跟团走,不允许自己买机票离开。

不排除有游客被“误伤”

6日清晨6点左右,肖德兵和他的朋友罗国玉以及其他团友乘坐航班抵达济州岛,整个团队一共是39人。下飞机过边检,肖德兵递上护照时,却遇到了麻烦。

“是不是原计划想去打黑工?”面对记者追问,肖德兵沉默一阵后,轻轻点了点头。他说,他和罗国玉此前在杭州打工卖烧烤,听说去韩国打工挣钱多后,就回到成都报了团,试图以这种方式去韩国。他说,目前自己也联系不上罗国玉,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从事后同行的肖德兵的讲述,以及济州岛类似案例基本判断,罗国玉滞留当地是打黑工挣钱去了。

10日,肖德兵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亲历的4天韩国济州岛“小黑屋”生活。

同行一男子抵韩首日脱团

11日下午,记者采访某涉外旅行社一名要求匿名人士说,从成都出境的人去打黑工,去日韩比较多。相比之下,目的地是东南亚的要少一些,去欧美的难度更大。

本文由彩世界彩票平台发布于政治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吉林一男子被遣重临国 汇报在高丽国被关“小黑

上一篇:向平民医保迈进 本省立卫生站疗保障制度稳步推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