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古城与奥运同辉 成为古城保护的历史契机
分类:政治头条

水立方为避古迹北移百米

有立法保障向欧洲“取经”

在这样的背景下,北京市对首都城市整体规划进行了修编,在城市发展思路上做出了很大的调整,把过去城市以拆旧建新为主,转变为以保护为主,并且首次提出了名城整体保护的概念。这一适时而出的举措,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场馆现代风不破坏古都风貌

奥运建设与名城保护同步

为了坚持北京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的性质,正确处理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城市现代化建设的关系,北京市2002年开始实施《北京旧城二十五片历史文化保护区保护规划》、《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2003年开始实施《北京皇城保护规划》,2005年公布实施《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并划定世界文化遗产故宫保护缓冲区,这些都使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有法可依。

北京市规划委新闻发言人谈绪祥介绍,奥运主场馆分布在中轴线的北侧,使原有的7.8公里传统中轴线延伸,形成了25公里的中轴线。

北京的古都保护工作,有一系列法律法规“撑腰”。近年来,北京市先后出台实施了《北京旧城二十五片区历史文化保护区保护规划》《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北京皇城保护规划》《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等,确保了古城保护工作的顺利实施。

随着奥运会的临近,北京市文物局又提出“人文奥运”文物保护规划。“整治‘两线’景观、恢复‘五区’风貌、重现京郊‘六景’”的总体设想,把保护和恢复有机地结合在了一起,让京城中诸多古老建筑享受到了近百年来最集中、最及时的修缮,并在新时期焕发出时代的特色。

北京市文物局局长孔繁峙透露,水立方和鸟巢最早规划在一条线上,但之后水立方往北移了100米,是为了躲开北京的五顶之一———文物建筑北顶娘娘庙。在18处奥运场馆的建设先期,均进行了考古挖掘和勘探,清理出的历代文物有1500多件,包括东汉的陶器。飞碟靶场、五棵松体育中心等场馆,都出土了不少文物。孔繁峙介绍,市政府从2000年起每年投入1亿资金,相当于1990年以前110年投资的总和。

据介绍,2004年之前,北京旧城里不限制建楼,但限制高度。故宫及附近的四合院最低,往外可建6米高的建筑,再往外可建12米、18米,到旧城边上可建45米高。2004年之后,开始限制新建现代化楼房,对旧城62.5平方公里实施整体保护,旧城之外则体现城市发展。孔繁峙说:“把保护和发展放在两个区域,这样就解决了现代建筑和名城保护的矛盾。”

如今站在永定门城楼向北望去,老北京“九坛八庙”之一的先农坛、天坛神乐署均已修缮完工并对外开放;先农坛西坛墙、天坛东坛墙也摆脱“包围”,露出原来的面貌;修缮后的天坛祈年殿已经恢复到清光绪年间重建后的风貌;京师九门之首的正阳门城楼、箭楼经过修缮加固,变得更加雄伟牢靠;在违建中躲了近半个世纪的火神庙终得亮相……这一处处重焕新颜的古老建筑让人们内心涌动着豪情。

  原本应与鸟巢同处京城一条直线上的水立方,建成后却向北偏移了100米,原因是要避让保护古迹———北顶娘娘庙。昨日,北京市文物局在“北京古都风貌保护”新闻发布会上透露。

如果以立体的视角俯瞰,以故宫为核心的北京旧城片区会呈现一个“碗”状,中心低,四周渐高。这正是多年来北京严格“限高”的结果。

让四合院描摹出北京的魂

奥运场馆现代化的建筑风格是否与古都风貌不和谐?孔繁峙认为,奥运场馆均处在北京的旧城之外,对古都风貌的影响很小。如果在旧城之内,高度压得比较低,“影响也不是很大”。

古城展“古姿”

近年来,故宫的百年大修,永定门的重建,菖蒲河、莲花池、元大都土城遗址、明城墙遗址等诸多公园的陆续对外开放……北京古都风貌保护的力作频出。其速度之快、手笔之大,令世人为之惊叹,更在瞬息间圆着人们对追忆京城旧时盛景的梦。

孔繁峙说,欧洲许多国家在城市总体保护上值得学习,比如法国巴黎、德国的不来梅,都仍然保持中世纪城堡的城市风貌。再有,对文化遗产保护的原真性也是很好的保护理念,如何使一些文物建筑尽可能地保留经历千年风吹日晒的外观、风貌,以及遗产缓冲区的保护,都值得学习。比如说我们的城墙,绝不能够完全修成新的城墙,要尽可能保持它历史的原状。

此外,北京市在文保工作中还创新性地引入了社会投资。政府的9.3亿元空前投资,带动各区县、单位、企业50多亿元配套资金的投入,搬迁不合理占用单位880余个,居民14200余户,为文物建筑的抢险修缮和合理利用创造了条件。

近几年来,北京市通过种种措施,全力保护旧城平缓开阔的空间格局和“凸”字形明清北京城轮廓。为了保护旧城中轴线的完整性,北京对中轴线南端起点的永定门进行了修复。什刹海、南锣鼓巷、南池子、前门、琉璃厂等历史文化保护区均进行了试点保护工作,其中,地安门商场原为5层,保护工程中将其降为3层。

奥运会时,当各国运动员们紧张地参赛之余,在奥运场馆周边就可以走进北京古老的文物去参观,就可以在古建旁的绿地上小憩,如此轻松地亲近、感受北京的文化与风貌,能不说是一种创举?

“学习和借鉴欧洲国家名城保护的经验和理念,也是我们北京古都风貌保护工作的一条重要措施,”孔繁峙说,“毕竟,在名城保护上,欧洲的一些先进国家走在了前面。”

北京确定风貌“整体保护”概念

北京有3000多年建城史,800多年建都史,拥有6处世界文化遗产和不可移动文物3500余处。如此丰富的、不可替代的历史遗产正是北京吸引世界游客的魅力所在。而为了举办奥运会,北京需要新建比赛场馆、全面升级城市基础设施。那么,古城保护与城市建设的矛盾如何协调?

2003年,北京文物保护事业再次加速。在轰动全国的“3.3亿工程”进入尾声时,北京面向奥运会的“人文奥运文物保护工程”正式启动。以筹办奥运会为契机,北京市从这一年起连续5年投入6亿元用于古都文物保护。

此外,文物部门在规划阶段即参与奥运场馆建设工作,奥运场馆的选址避让了文物古迹集中的旧城区,主要选择在北四环至北五环等地面上文物建筑较少的地区。

古都风貌保护,对于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难题。北京,历经3000年历史积淀、曾经五朝建都的古老皇城,她的长城、故宫、颐和园、天坛、大小王府和纵横的胡同、深邃的四合院,都对古都风貌的保护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近年来,无论是资金投入、政策安排还是统筹协调,北京市都对古都风貌进行了一系列积极而妥善的保护,有些方面,还为全世界历史名城风貌保护提供了先进的经验。今天,在北京国际化大都市的现代化氛围中,每一个人都能清晰感受到古都北京那独有的庄严、深厚、博大与现代文明的和谐共鸣。

新华网北京7月30日奥运专电(新华社记者赵仁伟孟娜)北京,这座3000多岁“高龄”的古城,因奥运会的光临焕发勃勃生机。为筹办奥运会进行的大规模城市开发和建设,对北京旧城的“苍老”面貌并没有造成伤害,反而成为古城保护的历史契机。

空前文保投资为京城整装换颜

成片的四合院和胡同也是重点保护对象。孔繁峙介绍,北京市一共划定了33个历史文化街区,以皇城、故宫、景山四周为中心,还有城北部,总面积是1974公顷,再加上440公顷的一般的平房区,北京城目前保护下来的四合院超过了20平方公里。

而《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则明确提出了“整体保护”的概念。这个概念具体说就是对历史水系、传统中轴线、皇城、旧城“凸”字形城廓、道路及街巷胡同、建筑高度、城市景观线、建筑色彩、古树名木等10个方面内容的保护,同时又确定了第二批15片历史文化保护区名单。

如何处理好奥运场馆建设和文物遗产保护的关系?孔繁峙表示,概括地说是通过规划来保护地上文物,通过考古的方式保护地下文物。比如,“水立方”选址时并不在目前的位置,为了避开附近的北顶娘娘庙,“水立方”向北移了100米,同时对北顶娘娘庙进行了修复,并作为石刻展览内容对外开放。北京市文物局对18处奥运场馆都进行了勘探和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的地下埋藏文物,比如飞碟靶场开工前就发掘出了许多东汉的陶器。

据统计,几年来用于北京文物保护的资金已超过10亿元,修缮面积超过50万平方米。在新的文保计划和强大资金支撑下,一批长期被占用的文物保护单位获得了“新生”;几年中,北京市国保级单位几乎全线开工……不经意间,我们的古都已经以一袭崭新的容装展示着古典与现代交融的风采。

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有强大的资金投入作后盾。据介绍,2000年至2007年,前3年政府每年投入1.1亿元人民币,后5年每年投入1.5亿元,这一力度在历史上是空前的。孔繁峙说:“我们在遗产保护方面历史欠账较多,现在有了巨大投入,遗产文物保护的状况已大为改观。”

25片历史文化保护区将旧城内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及其建筑控制地带面积扩容到2300公顷,占旧城总面积的37%。

“名城保护、文化遗产保护是一项矛盾非常多、问题非常复杂的工作。世界各国都曾经遇到这一难题,北京也不例外。不过,处理好文物保护与城市建设、城市发展和城市现代化的关系是一个重要原则,”北京市文物局局长孔繁峙29日面对记者时表示。

为了保护四合院栖身的胡同和街区,北京市提出对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要从“大拆大建式旧城改造”转变为“旧城整体保护”,从“大规模危旧房改造”转变为“循序渐进、有机更新”的原则,对那些急需改造的旧城地区,采取“微循环、渐进式”的方法进行改造。采用了这种方法,鼓楼东大街就成为没有拓宽、没有大面积拆改,基本恢复清末民初历史原貌的商业街区。白米斜街、前门大街等传统街区的改造也将遵循这一原则进行。

此外,北京市还对旧城里的近1000处文物保护单位,都采取了保护维修的措施。比如东南城角楼、正阳门等标志性名城建筑,都是保护的重点。

从2002年开始,北京市文物局在旧城区内对四合院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查,对132个危改片中上千组四合院逐院排查,根据专家意见制定了“现状条件较好、格局基本完整、建筑风格尚存、形成一定规模、具有保留价值”的保护院落评审标准,从中确定了保护院落名单。如今,北京市分三批进行挂牌保护的四合院已达658处。

托起这个梦的,是空前强大的资金支持。新世纪伊始,市委市政府下决心从2000年开始,3年投入3.3亿元对京城百余项市级以上文物古建进行抢险修缮,这个数字几乎赶上了此前几十年北京文物修缮经费的总和,这样的大手笔当时被认为是全国文物保护史上的创举。

此外,为了保护有200多年历史的清代治贝子园和7棵古松,北京大学校内的奥运乒乓球馆的场馆设计方案也进行了多次修改,先是主场馆西侧部分向东挪了6米;为了避开古松,场馆又南移了3米。

近年来,北京古都风貌保护中最浓墨重彩的一帧就是“人文奥运文物保护工程”所带来的京城整体风貌的容颜焕发。而其中最点睛的一笔,莫过于现代奥运场馆建设与古代文物保护的相得益彰、交相辉映。

彩世界彩票平台 1

保护、修缮好的街区和四合院,是北京为世界递上的一张精美“名片”,吸引着人们走近她,去真切地感受那灵动的老北京文化。

根据《北京旧城二十五片历史文化保护区保护规划》、《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和《北京皇城保护规划》,北京市又先后在旧城范围内划出了30余片历史文化保护区。孔繁峙说,今后在保护区范围内不但挂牌四合院不能拆,而且整条街区都不能拆,范围要远远超过挂牌的四合院。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特大型城市和首都,北京面临人口和建设等各方面的压力空前巨大。

新的文保规划中,最值得关注的是对中轴线的修复。已有700余年历史,全长7.8公里,将永定门、天安门、故宫、钟鼓楼连缀起来的中轴线,凝聚着古都北京最美的韵律。然而它却因1957年永定门被拆除而变成了一条失去南端点的“无限”延长线。2004年9月,经过多方努力,消失了近半个世纪的永定门城楼在原来残留的墙基上复建,重新屹立在中轴线的南端,为中轴线画上了一个完整的句号,恢复了北京旧城的完整格局。

古都北京以贯穿南北的城市中轴线为中心,以棋盘式的街道格局,皇家园林、王府、衙署、坛庙、作坊、店铺以及大量四合院民居构成城市的整体风貌。而其中纵横交织的胡同、青砖灰瓦的四合院,则是旧城风貌的基本元素。那里流动着的,是北京最鲜活、最原汁原味的百姓文化。

在共计40片历史文化保护区中,有30余片位于北京旧城,加上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及其建设控制地带,总面积为2617公顷,约占旧城总面积的42%。

据了解,在奥运工程建设中,北顶娘娘庙、龙王庙等地上文物都在原址上得到了保护,市、区两级文物部门及工程建设单位共同投资对文物进行了修缮。而原文物建筑内的居民也得到妥善安置。

位于奥运森林公园国际区内的龙王庙,是北京众多龙王庙中罕见的求晴不求雨的收水龙王庙,它的修缮也已列为北京市奥运倒排期折子工程。目前,这座“安家”于现代时尚的奥运村中的清代文物已重焕精气神儿。

如今站在“鸟巢”与“水立方”旁,中间红墙、琉璃瓦的北顶娘娘庙与这两个现代建筑遥相呼应,熠熠生辉。这座始建于明代的庙宇,是北京着名的“五顶八庙”中的五顶之一,是北京城中轴线北端的标志性建筑。2003年,它被列为第七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并列入“人文奥运古建修复规划项目”。

作为北纬四十度上下惟一历经三千年而不衰的都城,北京古都风貌的保护历来是一个受到广泛关注的话题。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份对首都北京的理想描摹——她既应是现代化、开放的国际大都市,又应是充满中华民族传统魅力和京城特色的历史文化名城。

据了解,北京现存的四合院多为清末和民国时期修建。为了保护好构成北京旧城风貌基本元素的胡同和四合院,留住老北京文化的魂,北京市委市政府开创性地给四合院颁发了“护身符”——2003年7月,首批四合院开始被挂牌保护起来。

北京:古城与奥运同辉 成为古城保护的历史契机彩世界彩票平台。对于奥运场馆建设中的文物保护,孔繁峙感到非常自豪——奥运场馆建设没有让一间地面文物建筑受到破坏,一些场馆还专门为保护地面文物而进行了避让。

孔繁峙说,妥善地保存奥运文物体现了北京举办“人文奥运”的承诺。

北京市文物局局长孔繁峙介绍说,“3.3亿”先还了历史欠下的修缮账,大大缓解了北京文物的生存危机,而人文奥运文物保护计划则彻底扭转了原来被动抢险的局面,将北京市的文保单位成片整治,形成风貌。

北京风貌让古老与现代相得益彰

本文由彩世界彩票平台发布于政治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古城与奥运同辉 成为古城保护的历史契机

上一篇:回归20周年,香港“一国两制”下的经济成就彩世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